關注我們: 
選擇語言:  | 简体 | ENG
首頁 > 地產資訊 > 國內新聞 > 社會即將因房產而分層,未來的窮人連被剝削的價值都沒有!(深度好文)

社會即將因房產而分層,未來的窮人連被剝削的價值都沒有!(深度好文)

 2018-01-09   |   來源:MALIMALIHOME公眾號

2017年已經註定的是中國中產嗷嗷叫的壹年,為什麽這麽說呢?

中產屌絲化:以土地恢復階層劃分。中產和屌絲的區別是誰的負債更多壹點。

貨幣信仰裂痕:人民幣信任度屢創新低,排列在房產、美元、食品之後。這年頭連老太太都不敢存錢了,幾乎全民押註人民幣持續貶值,紛紛用資產來和央行對賭,去拼命購買無法印刷的土地。
階層門票高漲:教育成為階層軍火,從幼兒園開始的新科舉之路,壹線城市壹個孩子上學的開支等於買壹輛解放軍99式主戰坦克。

中產們恐慌了,選擇用房地產捍衛層。但是,當全社會60%以上的財富都在固定資產上的時候,幾十萬億級別獲利盤的規模是根本無法兌現的,壹旦集體兌現,就掛了


我們今天可以說,房產永遠漲,這種心態,就像豬兒們都說,飼養員永遠愛它壹樣。對於飼養員來說,99.9%的時間,是真的愛豬如子。等到足夠肥,該出欄了,飼養員真正的思考的問題只有壹個,最終采取的處理方式人道與否。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就像籌碼社群中發起的『學區房悖論』:為什麽學區房值錢,而學歷不值錢?為什麽讀了清華也買不起房,幹嘛還要買學區房?根源不能討論,但是出路需要思考。



對於籌碼的群眾而言,我們應該積極的思考:階層競爭的本質是什麽,終局是什麽,下壹步如何布局?




階層競爭的本質與終局


我們集體攀爬社會階層,歸根結底,想爭奪的是生存的選擇權:時間+空間的自由。


過去,只有貴族才有的選。在1900年,美國人均壽命期望不過47歲,我國不會好於這個數字,只有李鴻章大人這種當朝壹品貴胄,才能活過70歲,大部分老百姓的壽命會停止在40歲之前。


饑荒、戰亂,在我們的DNA 裏面留下了貪婪和恐懼的指令,壹定要活下來,看到別人跑,就壹定要跑的比別人快。我們都知道,每上升壹個階層,存活的概率就會極大提高。



1900年,美國人均期望壽命是47歲,中國數據暫缺


向上攀爬是沒錯的,只是時代發展太快了,我們的思維還在農業社會,時代卻已經進入到互聯網社會了。


籌碼團隊認為在中國,階層競爭的焦點不會在房產停留太久,會很快向前切換,不斷升級演變:


開局是地產(靜態博弈,壹勞永逸);

中場是教育(動態博弈,價值提升);

終局是時間(全局博弈,拿錢買命)。



靜態博弈地產改變命運的幻覺


地產的估值支撐,是生產資料的捆綁,是納稅管道,是農業思維形成的長期慣性:土地意味著壹切。 


恰好,地產可以參與信用的創造。在過去20年裏,凡是參與政府共同做市,擴大房地產行業稅基的開發商和囤房者,都撬動了大量財富。得益於此,我們國家從從資本緊缺、嚴重依賴美元,到資本泛濫到處投資,只花了不到20年,成果斐然。


如今,我們的地產已經達到GDP250% ,同時,大家對高價持有的物業也給予了越來越大的回報希望,可是接盤俠的人數和資金更多了嗎?所有人都在說京滬永遠漲,和上兩輪股災太像。


真正主導利益分配的不是房本,而是權力和更大的利益格局。京滬永遠漲的前提是經濟發展模式的永遠不換軌


我們的經濟發展模式是在GDP+政治強化引導後的產物。GDP是1934年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西蒙·史密斯·庫茲涅茨在給美國國會的報告中正式提的,居然沿用到現在。 二戰之前的指標,主要為了工業和戰爭服務,數量是壹切的核心。70多年前的指標,指導70年後的經濟發展,結果可想而知。


GDP忽視了系統熵,忽視了外部性,也無法衡量新技術的進步,只熱衷於量的堆砌。這種被異化的命令,無異於神經毒素,永遠推動著經濟體走向肢端肥大癥,並可能重現歐洲的早期的錯誤:為了工業,犧牲壹切;為了發展,炮轟壹切。


今天,為了GDP,通過房地產收割年輕壹代,和為了煉鋼,亂砍亂伐是根源壹致的。 雖然代價實質上更大,但GDP的反饋卻在鼓勵我們繼續下去。如果這種逆向激勵持續下去,讀書顯然沒有買房有用啊,人民幣沒有房本有用,我們又會重復晚清的教訓:GDP全球第壹,4億人口,地大物博,但是被八國聯軍的百人小分隊占領首都,典型的肢端肥大,毫無競爭力。


今天,技術加速進步,歷史進程推進叠代速度10+倍於過去,人才的投資回報率輕松碾壓房產。月租金3萬的房子不常有,待遇超過3萬的碼農可是越來越多見。遊戲的規則在慢慢改變,我們不能只看到財務回報,就以為自己主宰命運了。



動態博弈提升成功概率的階層軍火


我們壹直看多教育,最終的估值是向軍工體系看齊,是階層競爭的工具,是提升成功概率的武器,是博弈從靜態走向動態的標誌。


因為,有了房產的中產階層會發現,有限的頂層位置,依然關閉著。


房本壹開始是敲門磚,後來站票都算不上。權力和資源的分配都是動態的。當全部的精英都聚集在北上廣深,他們的子女在同壹起跑線競爭,沒有超過其他人的教育,只靠房產根本無法提高勝出概率。


重視教育並不是亞洲家長的偏執,而是社會發展的必然:


  1. 高薪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知識壁壘在不斷加高

  2. 技術的進步在加速階層的洗牌和分化,高知階層碾壓底層是常態

  3. 保持足夠強的學習能力是保持在本階層的關鍵。


古人說,朝中不可無人,如今,是常春藤裏不可無人。這些年裏,從核彈、半導體、計算機、互聯網、生物醫藥,金融市場,哪壹項不是頂尖高知分子和頂層階層全面收割落後分子/國家?智商稅是這個地球上最重的賦稅。


成為收割者集團的成員或者公民,是新生代父母的願望。和中國壹樣,這催生了美國龐大的『高考復讀班產業。以總部在紐約的Kaplan卡普蘭教育集團為例,1994年收入僅800萬美元,如今已經是全球最頂尖的終身教育集團之壹,收購了好多所大學,每年覆蓋100萬學生,年收入超過30億美元,是巴菲特最愛的公司(華盛頓郵報旗下產業,因為太有錢而私有化),沒有之壹。 


競爭還在延伸,許多貴族預備學校紛紛把學制下延到每年學費幾萬美元的貴族幼兒園,這些名牌幼兒園的入學名額有限,除了學費外,通常還會有10-20萬美元額外的捐贈。


中國的教育市場也更加白熱化,51talk(COE)、新東方(EDU)、好未來(TAL)、達內教育(TEDU),正保遠程教育(DL)等,是國內赴海外上市公司數量最多的板塊。 其中,新東方和好未來,更是阿裏和百度之後,最大的中概旗艦,估值的持續上漲,折射了從資本到需求的全面看多。


教育的終極是什麽? 目前看,更像軟件業。想想看,為PC 安裝操作系統的微軟,市值2000億美元,為人類安裝操作系統的教育產業,怎麽可能價值更低呢?在人類社會的動態博弈中,教育的需求是長期的,動態的,就像武器壹樣,妳可以不用,但不能沒有,捍衛階層和Offer的時候,妳絕不會後悔多壹個技能。



全局博弈時間戰場的終極支配和自由



全球年齡中位數


老齡化正在重塑整個世界。 


我們不妨看看全球的年齡中位數,

中國中位數年齡已經高達36.7歲,即:有50%的人的年齡> 36.7歲。這樣的中國,是3000多年中國歷史,乃至100萬年的人類進化史從來沒有的現象




全世界,10億以上的人口在未來進入80-100歲區間,我們的壹切基礎設施都沒有準備好,誰能夠多活幾年,就變成了醫療行業的最殘酷的資源競價。


大量富裕的老年人,推動了時間價值的全面重估。拿錢買命,是持續很多年的投資的核心邏輯。拿錢續命的價格比房子便宜算我輸。


1970-2014年,Y軸是全球預期壽命,X軸是每年健康開支

壽命預期突破100歲,醫療開支超過1萬美元指日可待


本來,命是無法延續的,時間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但是技術進步,藥品會幫助人類穿越時間線,讓時間真正的不公平起來實現真正的階層不平等。


壹個場景:2067年,80歲的小明辦理了退休,確實老了,自己的DNA健全程度越來越差,疾病和癌變始終伴隨著他。雖然壽命快到了,可是家裏還有110歲的老娘要贍養,自己買不起延壽的藥物,更換不起器官和身體,只能慢慢走向死亡。公司裏的健身房,癌癥痊愈後的董事長還在美女教練的陪伴下舉鐵,110多歲的人了,花了15億更換了心肺,註射了 1針2000萬的抗衰老藥物,如今看起來和50歲的人差不多。


對於小明來說,時間公平嗎? 


公平將最終被消滅,就好像它從未存在過壹樣。國家將變成壹個付費網遊社區,能夠活多久,取決於妳創造的價值,或者妳充值的費用




這只是壹個做牙箍、賣水光針的企業:艾利科技 (Nasdaq: ALGN),16年超過100倍


我們要知道,衰老和癌變是醫學界的兩座大山,技術正在狠狠的攻擊這兩座大山,並有望在10年內確定性的取得重大突破。


最近暴漲的Kite Pharma(NASDAQ:KITE)在研制CAR-T新藥Axicabtagene Ciloleucel,這藥大致原理就是:


  1. 從病人身上提取合適的免疫T細胞;

  2. 基因改造這個細胞,類似於裝上GPS專門打擊癌細胞;

  3. 大量培養這種改造過的免疫細胞;

  4. 註射回病人體內;

  5. 開掛的T細胞開始在體內掃蕩癌細胞。


這種治療中,安裝不同的GPS(靶點)就是應對不同的癌癥類型。目前還沒有壹個CAR-T上市。Kite這藥如果順利將是人類第壹個獲批的CAR-T治療,這種治療手段極為暴力,效果明顯,但是有小概率直接把病人毒死。




同樣,衰老的大山在人類的進攻中走向坍塌。


數十年的研究終於有所突破,美國加州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伊莉莎·拉紮裏(Elisa Lazzari)研究發現,細胞的RNA具有可用於識別細胞衰老的特性,因此,可以嘗試在細胞DNA年老力衰時,用人工接管RNA來控制基因表達合成蛋白質。在這種思路指導下,阿肯色州的研究團隊已經研制出壹種新化合物 ,成功清除老鼠身血液裏的老化造血細胞,使老鼠的造血功能保持活力。進而使老鼠的整個身體狀況都得到改善。在人類醫院中,這種RNA手段的療法已經被引入臨床,在癌癥和感染等科室中使用。



社會發展指數和人均GDP


技術的進步,將我們人類的競爭,甚至最終的貨幣體系,都指向時間戰場。治療癌癥、延長2年壽命、換壹個心臟,都是明碼標價,並與時間掛鉤。當我們看著高等階層的大人物,有能力向天再借500年的時候,他的孩子開始從雲端下載各項逆天的技能的時候,還是普通壽命的妳,看著壹事無成的傻逼孩子,還會守著去炒房麽?


我們的時代在加速前行。不要停留在過去的估值體系裏面陶醉,甚至拼命加杠桿。時間將成為終極的成本,人口是終極的資源,階層,還是終極的稀缺。




END

malimalihome




物業對比
返回頂部
關注我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