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選擇語言:  | 简体 | ENG
首頁 > 地產資訊 > 國內新聞 > 丹東房市火爆!有浙商稱“別墅還剩多少,我全要了”

丹東房市火爆!有浙商稱“別墅還剩多少,我全要了”

 2018-05-15   |   來源:MALIMALIHOME公眾號

這些天,丹東房價飛漲,劉麗高興得合不攏嘴,幾乎每天都要來到濱江凱旋門的售樓處,在沙盤中找到自己購買的房子,算算自己能賺多少錢。“有空就來看看,眼看著房價就在漲!”


最近壹段時間,丹東的房價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4月26日,丹東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貼出通知稱,因業務量急劇增加,超出每日辦理260件業務能力,“即日起,實行順延預約發號”,此舉引發熱議,“丹東房價漲幅超過50%!”“有浙江富商買下了壹棟樓!”種種消息在網絡傳播,沈寂多年的丹東房市壹躍成為全國關註的焦點。


真實的丹東房市究竟如何?


撿漏兒的本地人: “忍不住每天來看看”


丹東人劉麗特別慶幸去年做出了壹個決定——在新區買房。


這些天,丹東房價飛漲,劉麗高興得合不攏嘴,幾乎每天都要來到濱江凱旋門的售樓處,在沙盤中找到自己購買的房子,算算自己能賺多少錢。“有空就來看看,眼看著房價就在漲!”


劉麗家住在丹東市裏,去年年終的時候,聽到好幾個朋友都在議論新區的房子很便宜,“正好手頭有點閑錢,我就想買套房當投資了。”


丹東新區成立於2012年,位於市區西南方,距離老城區十多公裏。劉麗的丈夫不太同意她在新區買房:“妳看本地人哪有去那邊買房的?妳看便宜就想買,也不想想為啥便宜,新區的房根本賣不出去才便宜!家裏錢不多,妳別糟蹋!”


劉麗丈夫的想法,似乎代表了大多數丹東人,劉麗卻沒理會這些說法,“我當時不知道怎麽了,壹門心思想買,感覺當時跟中邪了似的。就覺得市裏的房子都要六七千甚至八千了,買著稍微費點勁,新區的三四千,正好。”她想出了壹套說辭勸丈夫:“不漲就給姑娘留著過些年當婚房,萬壹漲了就是賺的。”於是劉麗以4000元/平方米左右的價格,選擇了壹套100多平方米的期房,她告訴記者,當她簽下購房合同的時候,其實也有過壹瞬間的猶豫。


“還好我堅持住了!”劉麗說。“現在翻番了,看這意思還能漲。”聽著售樓大廳裏銷售員此起彼伏的報價聲,劉麗難以抑制臉上的笑容,“每天都漲,下午比上午就能漲幾百。”



聞訊而動的外地人: “妳不買有別人買”

徐飛是新區某熱門樓盤的銷售人員,這幾天,他在工作場合多了壹位“大人物”:“那邊那個就是我們老板,不是銷售中心的負責人,是投資我們整個樓盤的大老板。之前完全見不到這個級別的人,最近每天都在售樓中心轉悠,決定房價漲多少。”徐飛把記者拉到壹邊,有些神秘地透露,“這不剛才剛讓漲了500元/平方米。”


“大哥大姐,我勸妳們別猶豫了,早做決定。現在不是講價的時候,早買就是賺。壹天就這麽幾套房,您不買別人就買了;這錢您不掙,別人就掙了。”趙先生和妻子坐在另壹處熱門樓盤售樓大廳的休息區,用壹次性紙杯喝著水,銷售人員則在壹旁不停勸說。趙先生覺得,自己仿佛不是在售樓處,而是來到了超市打折大賣場。

售樓處門口停著的汽車▲


趙先生夫婦是上午從沈陽坐高鐵來到丹東的,聽說最近丹東房價飛漲,就想來“看看熱鬧”,沒想到看著看著動了心。“看著漲心裏癢,但是沒炒過房,不知道靠不靠譜。”


與趙先生壹家相比,來自北京的王先生則相當有效率:5月6日早上七點他從酒店出發,乘上壹輛出租車開始轉樓盤,到了下午四點多已經買了三套房,傍晚七點多還要趕飛機回北京。


“真便宜!”他挑著大拇指,十分享受這種“砍瓜切菜”的感覺,即使在感慨自己來得有點晚錯過了低點,仍舊壹臉興奮。


王先生購買的三套房,有兩套選在了佳兆業地產,價格都在6000元/平方米左右。售樓處的張佳佳告訴記者,之前賣3000多也沒人買的房子,忽然壹下就受歡迎了。“以前想了不少促銷方式,還是不好賣,現在都不用宣傳,漲價也有人買。我們不限購,最近這段時間天天加班到晚上10點多,大晚上的還有人看房買房。”雖然累,但是張佳佳挺開心,“這個月工資應該不低。”


而這個樓盤卻遭到了徐飛的吐槽:“那的房子不好,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


徐飛告訴記者,他認為新區這些房子未來還是要賣給有居住剛需的用戶,“那個樓盤在市區到新區路上,周圍啥也沒有,學校醫院啥的都沒有,幹啥都不方便。”在他看來,現在的炒房團有些盲目。“所謂江景房,壹平價格炒到近萬,好像是新區最好的房子壹樣。其實我們本地人都知道,江邊潮氣大,住著不舒服。而且連地基都不壹樣,靠新區中心這邊以前是苞米地,江邊以前是蘆葦塘,都是後墊的,那樓蓋起來意思能壹樣麽。”


而王先生則表示,這些所謂“缺陷”在他看來是優勢,他看重的正是樓盤的地理位置:“這個小區離新鴨綠江大橋很近,這裏是以後貿易發展的關鍵,房子未來肯定還有升值空間。我自己又不住,要學校醫院有什麽用。”



被壹座橋救活的“鬼城”

2011年,新鴨綠江大橋開工,原本預計在2014年通車,聯通丹東新區和朝鮮新義州。當年,丹東政府在官網上這樣描繪通車之後的前景:新鴨綠江大橋口岸區建成後將成為中國最大的對朝經濟貿易口岸區,承擔80%的中朝貿易量。丹東市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大橋將成為未來朝鮮開放之後進入朝鮮的橋頭堡,它的興建是擴大對朝貿易的重要課題之壹。為了促進發展,市政府也於2011年搬遷到了新區,“壹些企事業單位還有大學也都遷過來了。”然而因為種種原因,大橋的通車目標並未能如期實現,新區的各項發展也陷入了低潮,首當其沖的就是樓市。

新鴨綠江大橋▲


“幾年前的新區就是‘鬼城’。”出租司機丁鵬對記者說,“樓蓋了不少,都賣不出去,壹到晚上,什麽人都沒有,全是黑的。”


丹東不動產交易中心的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說,丹東新區有二十多個商品房樓盤的項目,原本的規劃中,預計要在這裏容納40萬人,然而之前小區最高的入住率也才剛剛過半。“那裏還算是學區房,周圍配套設施也比較齊全。”

漸漸地,壹些企事業單位又重新搬回了市區辦公,其中就包括不動產登記中心。“那時候人比現在少多了,市裏的人來辦手續也挺遠的,開車要半個小時。”2017年10月,不動產登記中心"為了方便廣大市民、企業辦理業務"從新區遷到市區,這裏的工作人員沒有想到,半年之後,自己的單位竟然因為門庭若市而成了網絡關註的焦點。當記者來到不動產交易大廳時,還沒有到開始辦理業務的時間,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這壹波炒房團救活了好幾個死盤。”丹東壹名房產中介說,“以前新區的房子很少有人買,有的樓盤改名三四次,怎麽改都賣不出去,就這個盤這幾天都賣的差不多了。”登記中心的工作人員也告訴記者,原本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都要開房交會,想辦法消化房地產庫存,“2016年1月至今年3月,丹東的房價平均環比增長僅為0.14%,再之前的2014年和2015年的銷售額甚至連續兩年負增長。”而今年的房交會已經取消了。


“不開了,”房產中介說,“每年也是為了促進交易,今年這還促進啥啊。現在都在等大橋通車,估計房價還能再漲,不過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限購。”


“目前丹東的政策是限貸不限購,但是我有點希望限購了。”濱江壹號的壹名置業顧問趁著換班間隙出來透透氣,“這幾天太累了。”她表示,限貸對炒房團影響不大,“外地人買房如果要貸款,首付不能低於50%。不過對炒房的人壹般都是全款購房。”她告訴記者,之前壹名浙商來到她們樓盤,直接表示“別墅還剩多少,我全要了”。“人家有錢,炒房要是貸款炒,那不累死了。”


沒能在新區買上壹套房,丁鵬有些後悔。“去年朋友勸我來著,我沒買,現在買不起了。”他覺得樓市的變化最終會讓本地人的日子難過,“丹東人平均工資才兩三千,炒房團會走,房價可是下不來了,他們這是坑我們本地人。”




END

malimalihome

以上圖片來源:網絡


物業對比
返回頂部
關注我們 :